曾幾何時,我將瑞典的小窩當作自己真正的家,回到台灣卻內心那樣想念那個小窩。四月底即將迎接我的新家,有著寬躺的小庭院,安靜的鄰居,買了花種子準備播種,來天春天我家庭院會開滿紫羅蘭...

家人說如果他們要花七百萬去月球旅行,我們將是無法成行的一組人,我知道他們的善意,無非希望我們多存點錢養老,但在擁著錢等待死亡之前,我不希望我的人生除了錢仍只剩下錢,我希望我的內心是平靜且成熟並富足的離開這世間,沒有過多的物質追求,沒有過多不滿及常常匱乏的感慨,只是我永遠不懂為何我總是在家族中是那樣的異類,徒留著他們永遠無法改變我卻也無法瞭解我的感慨。

我想說學術研究的確不會有錢,但我也未曾幻想上月球旅行,我自給自足,我不富有但我知足而易滿足,這世界上存在著很多像我這樣的人,所以地球才會各行各業不斷的循環的運轉,若大家都追求只是金錢,那設計師不用存在,那建築師不用存在,那老師不用存在,那醫生護士不會存在,只需留下賺錢的行業,只要有錢怎樣賺都無所謂,是嗎?

瑞典過日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