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ikund

人生之最苦,眼看肉厚肥嫩,看的到吃不得

牙疼不是病,但疼起來絕對要人命,正當我嘴裡咬著肥嫩多汁的排骨,好吃到連舌頭都想吞進去,想趕快咀嚼出那烤得油滋茲的香辣好味道,口腔裡一股衝刺腦門的辛辣伴隨著青蔥的鮮甜,抵達味覺的高潮的前一刻,我的大臼齒小臼齒泛起搔人骨髓的刺痛,疼到肉也不想吃了,米飯都咬不下去,冷也痛熱也痛,開心冥想難道從今而後我只剩三餐吞粥宿命嗎?

瑞典過日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